当前位置: 主页 > 乡土民俗 > 民俗风情 >

余洼的草木花叶,我总觉得比别的地方好看

时间:2014-04-16 12:55来源: 土特产
余洼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我总觉得比别的地方好看,就是那端午葵、蒿子花、竹叶树木,也比别的地方壮观些。我在端阳回家,一路都是艾叶、鸡蛋糕、咸鸭蛋混合在一起的属于端午的气息。

——前言



我到家时是午后一点,铁锁绑着门,坐在门口的小桥上看着这条流过整个旵(han)冲的静谧的小河,直想下去在石头缝里摸摸鱼虾,洗洗手脚,抹把脸......阳光穿透树梢撒在水面上,一闪一闪的,像旵冲河的眼睛。
——眼睛不说话,现在是旵冲河的午睡时间。
 
穿过小桥,就是我家,父亲和母亲不在家,小花猫在桥上假寐顺带看门。老母鸡看见我上了小桥,“咯咯答答”地叫着往门口走,边走边往回看,是给我带路吧。家里的狗呢?估计去休息了,它们一定是商量好了午休时轮流值班。

想起以前很喜欢的词语——鲜花满径。村里到处都是这样铺满野花的小路,我一直生活在献花满径的美好里,直到今天通过镜头这双眼睛才发现。

想起听过的一句话——站在别处看自己。看来人应该借助另一双眼睛,才能看明白眼前的世界。

午饭在二哥家吃的,清炖鸡,红烧鲫鱼,四季豆,小白菜,红烧肉......鸡是嫂子养的,鱼是二哥在门口小塘里钓的,四季豆种在屋后的菜园里,汤里漂着的 葱花是从墙头上的破脸盆里随手揪的,门外的稻场上,杏子和桃子坠得树枝都弯了,地下到处是落下的杏和桃,鸡鸭随口啄啄,显然没吃的兴趣,继续去草丛里觅 食。

往日的池塘,俨然只是一条大水沟了。鸭子在涉水上岸,二哥在钓鱼,我握着二哥的鱼竿装模作样地秀了一下,鱼儿漾开小小的涟漪,垂在水面的刺槐枝,随风轻轻 摇晃,一片片叶子一对对地生长,如绸缎般光滑,有沉静暗淡的蓝光。刺槐的花,是初夏的丽景,洁白泛绿,甜丝丝的,放一点炖鸡蛋,清香透鲜!
池塘边的孩子在花丛里捉蝴蝶。蝴蝶飞走了,他跟着后面追,蝴蝶不见了,妈妈也不见了。

“妈妈,妈妈,呜呜......”

“喵呜,喵呜”,哈哈,妈妈在这里呢。


Tags: (请记住我们:www.shanhuojiaoyi.com)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