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乡土民俗 > 三农在线 >

农村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浅议

时间:2013-07-08 20:27来源: 土特产
      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如何使农村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和谐价值观资源转化为现代农业的发展动力,从而使农村优秀传统文化直接转型为现代新农村建设与和谐社会建设的内容,是必须加以关注的重要问题。本文从农村传统文化核心价值观的支持维度、传播方式及现代转型的视角对此加以探讨,以便补益于新农村建设。

      一、日常范型:农村传统文化核心价值观的支持维度
      中国农村传统文化是典型的农耕文化,其核心价值观是通过一系列的日常范型起作用并传递给农村居民的。如果仔细区分,这些文化资源可以从以下几个维度加以把握:
      纵向维度——莫忘祖宗农村传统文化的纵向维度可以说是其历史维度,是人们如何面向过去以铸造现在并开拓未来的价值选择。在这一维度上,中国农村传统文化的总体价值取向上是莫忘祖宗,这里的“祖宗”有躯体与精神意义上的双重内涵。在这一历史关系中,从优秀精神品质传承的角度是“肖”,若祖宗有耻则应“不肖”,若祖宗光荣则应光宗耀祖而不能“不肖”。从优秀行为的角度看是“孝”,而且是上行下孝,“孝”也有“效”的意义,虽然其重点是强调“孝心”,但关键却是考查“孝行”。由于传统儒家文化特别强调的是“作之君,作之师,作之亲”,因而“肖”、“孝”也都适用于对民族、国家,这就是“忠”。正是由于中国农村传统文化的这一维度,使“祖宗”的历史文化价值转化为现实实践价值,即历时性意义取得了共时性呈现的功能。
      横向维度——乡里乡亲农村传统文化的横向维度是如何面对周边群众以获取自身发展的问题。在中国农村传统文化中,最能体现这一文化内涵的是“乡里乡亲”原则。“乡里乡亲”是一个极具情感包容性的词素,在这一价值导向下,不仅好人因“乡里乡亲”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而淡化矛盾、强化共性、邻里互助,而且“坏人”也会“兔子不吃窝边草”。在普通的大众心目中,“乡里乡亲”价值观始终主导中国农民,农民工的去留主要靠家庭或社区网络建构即可证明。因为“远亲不如近邻”,因而在农村通过“义”、“助”、“和”等体现的“乡里乡亲”价值观,必将伴随新农村建设的整个进程,并培育着现代和合精神。
      个人与社会关系维度——我们中国农村传统文化在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上,最核心的价值词素是“我们”。从宏观的社会结构看,其和谐意义是承认社会多元的“我们”、“你们”、“他们”,肯定并力求维持社会的多元性;从对立意义上看是同仇敌忾,在对敌斗争中敢于亮剑。从微观的社会结构看,其和谐意义是尊重“你”、“我”、“他”,承认在这个社会总体中要“将心比心”等;其对立意义则是不侵犯他人利益。中国农村传统文化的这一核心价值资源,使中国农村最常听到的群体关系词素是“我们”。始终以“我们”为宗旨的价值原则,使农村活动往往具有群体性、宽容性。人们在劳动之余串串门、聊聊天;看见别人在劳动则帮帮手、鼓鼓劲等,都是这一价值原则的体现。
      人与自然的关系维度——不干天和中国农村传统文化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特别强调的是“不干天和”,强调人与自然要和谐相处。在传统社会,人与自然的这种关系是通过种种自然神灵维护而得到人们的自觉遵守。作为中国农村传统文化的深层结构,“不干天和”、“不逆天而行”仍然是农民的核心价值观要素,不仅做人做事要考虑“天知”、“地知”,而且在行为上也对“自然”表示出了应有的尊重:历经劫难而被他们保护下来的古树名木、对生态家园建设的踊跃投入……新农村建设正需要这种和谐自然的文化价值观。
      人与自我身心关系的维度——对得起良心中国农村传统文化在人与自我身心的关系上特别强调的是坚守做人的义利取舍,这既有儒家文化“修齐治平”以“修身为本”的影响,又有传统农耕生活的切身体验。因为在农耕生活方式中,在那种既得生产力的情况下,不同的人都可能有这种那种的“不是”。但是,传统文化对此进行了比较严格的区分:有的“重于心”,有的“重于行”;有的“重效果”,有的“重过程”等。所有这些,在其自我评价尺度上都讲“对得起良心”,即使是别人有误解,也会用“日久见人心”来加以强调而不加辩解。所以,“良心”在这里就成了一个价值尺度,虽然难以量化,但却具有普遍性,即有“良”心而非“歪”心、“淫”心、“坏”心……
      从上述可见,农村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资源是通过日常生活得到体现的,甚至就可认定为是那种与时俱进的日常生活,通常从日常语言、各种物品的运用,以及风俗习惯等层面体现出来,从吃、穿、住、行、玩、购、赏、笑等生活环节中体现出来。因此,在一定意义上说,农村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不是“一种标准的实行”,而是“一种现实的扩张”;“不是基于戒律,而是基于习惯。”特别是在一定的生活情景中,“在任何地方一个人都可以以文明或不文明的方式行事——在酒吧,在剧院,在街上,在足球场内,以及在一切活动中(跳舞、闲聊、就餐、与人游戏)。”从这一意义上说,农村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似乎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但是,这是关涉“大事”的“小事”。在“大事”中,正是通过这些“小事”而使人能够易于接受“大事”。
      二、和谐文化:农村传统文化核心价值观的现代转型
      新农村建设、构建和谐社会的关键在于改变“农民”的生成条件,同时促成农村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的现代转型。促成这一转型,笔者认为需从以下方面努力。
      围绕文化焦点做发展文章范·尼乌文赫伊兹认为:“发展工作的焦点,始则经济,继则社会,终而为文化,这个顺序使人想起西方自产业革命以来处理公共事务的顺序。”事实正是这样,在现代化的起步阶段,人们都十分关注经济发展;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出现社会问题时,社会问题的解决就被提了出来;再后来,则是文化的问题。虽然最初认识文化与发展的关系是“在经济主义的文化中,社会和文化方面的问题必然以经济形式出现”。但历史发展最终还是把文化问题作为发展的焦点推到了21世纪的发展前台。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发展已成为当代发展观的一个重要视角,这表明:在中国农村的发展中,必须围绕文化焦点做发展文章。乡村的文化发展应该从发展乡村的特色文化、村落文化,开发具有民族特色、地域特色的文化品牌,赋予商品文化内涵以适应当代文化消费、符号消费趋势,形成自己乡村本土的特殊文化生活氛围等多方面展开。
      围绕文化总体战做新农村建设文章新农村建设从本质上看是社会主义的现代文化建设。新农村建设的二十字要求中,“生产发展”中的产品有“卖的就是文化”的文化选择性、通过文化交流为产品打开销路、部分文化直接延伸出生产功能等,当代的符号消费说到底即是一种文化消费,从更本质上突显人是“符号的动物”;“生活宽裕”中不仅需通过文化提高品位,而且还可以由之进入主流社会,如农民剧院、民间节日官方化等,都可以找到“文化”的依据。事实上,现在的发展,纯“经济”、纯“生产”都是不现实的。至于“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等,都无一不以“文化”为依归。所以,从指导思想上,新农村建设的二十字要求,都应基于“农村现代文化”的发展。中共中央一系列重要文件的推出,本身即说明了二者的相关性。因此,对于新农村建设的战略把握,笔者认为应打一场“文化总体战”,借用当代军事战略术语,宁可说是一场“超限战”。
      围绕文化资本化做转型文章文化资本化是对文化力的一种综合揭示,其要旨在于从新认识人,破除对“经济理性人”的迷信而强调人的“文化理性”,认肯人的行为,其中包括人的经济行为都有自己的文化选择或背景;破除对政治、经济、文化的分割理解,强调文化在其中的渗透性,强调“人们生产什么,以及他们怎样生产,要依赖于人和事物的文化图式。生产的内容和方式并不是来自于人和事物的‘实际的状况’,也就是说,不可能脱离这种文化的归因”;强调从“经济”的尺度看,文化属于资本的一种类型,与其他资本等一样具有赢利并带来剩余价值的潜能;强调在后现代化国家或地区,开发利用自己的民族文化资源,实现民族文化的资本化,是实现世界现代化的本土化、本土现代化的世界化的必由之路。以这种视角分析新农村建设,就必须做好农村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型工作,特别是核心价值观的现代转型工作。
      围绕科学发展做核心价值观文章发展是关系到各国乃至人类生死存亡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在不同时期,不同国家依据不同的发展观制定了不同的发展战略、发展道路。综观这一历史过程,大致经历了经济发展观、社会发展观、以人为中心的发展观、可持续发展观等不同阶段。在当今的发展中,人们更是高扬科学发展观。按照科学发展观,发展必须是科学发展,要坚持以人为本,转变发展观念、创新发展模式、提高发展质量,落实“五个统筹”,把经济社会发展切实转入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轨道。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应坚持农村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并赋予现代文明发展的意义。




Tags: (请记住我们:www.shanhuojiaoyi.com)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